瀾苻

all火神,all空松,all真琴
沒錯,我乃筋肉受愛好者,雷者請避
雜食,沒什麼雷點,只要不ky

【all火(主奇蹟火)】惡魔的偏執

1.火神未出場,奇蹟眾痴漢(←其實是作者
2.ooc都我的鍋
3.雖然想當生賀,但火神開頭就…
4.以上沒問題↓
第一章
    一場突然的車禍,帶走火神的生命。20歲的他,剛要開始璀璨的人生,卻只是簡單的在等紅燈時,喪失了未來。當天與他相約打球的奇蹟六人完全不能相信這個消息。
    將他們拉出泥沼,重新給予他們籃球熱情的光就這麼消失…了?
    開什麼玩笑!
    聽到消息的那一刻,奇蹟們的想法近乎同步,沒有人願意接受這個事實。率先回過神的赤司迅速將火神面目全非的屍體保存下來,並動用關係尋找火神真正的死因。
    雖然警方調查結果僅是駕駛人疲勞駕駛所造成的憾事,但以火神鍛鍊出的反應能力,以及黃瀨詢問目擊者所得到的消息都顯示出這意外另有隱情。
    在難以躲避的牆角,直直衝撞的高速貨車,還有一些刻意將火神擠去角落的人…看著擺在桌上的資料,奇蹟六人的眼裡有著如同烈火的憤怒,以及超乎年齡的狠戾。
    “兇手是誰?”第一個開口的綠間習慣性的扶了扶眼鏡,熟知赤司的他清楚以赤司的速度,在調查到這不尋常後,一定能“順便”找到犯案者,而赤司也確實了他的判斷,又丟出一疊文件。
    “罪人,很快就會得到審判。”赤司不容置疑的言語帶了些冰冷,審判二字更是加重了語氣,周身充滿著森冷之氣。
    其他五人一一將文件瀏覽,在知道原因後他們的臉色變得更加難看。
    “火仔…是因為這樣而死了?”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,紫原不禁捏緊手中的文件。
    “就只是幾個白痴擅自認為笨神阻擋了我們?”青峰握拳用力的砸在牆上,額上的青筋突突的跳著。
    牆壁被砸陷一個洞,但卻沒人指責青峰,因為此刻其他人也都很想將指使者碎屍萬段。
    “吶,小赤司,能讓我動手嗎?”黃瀨臉上失去昔日的光芒,此刻的他宛若被黑氣纏繞,眼中籠罩著黑暗,似乎變成了另一個人,不,應該是能讓人生不如死的惡魔。
    “不,還不行。”出乎眾人意料,黑子開口拒絕黃瀨。
    “為什麼?黑子你不恨嗎!你不想幫小火神報仇嗎!小火神他可是…”黃瀨赤紅了雙眼,手重重拍在桌上發出巨大的聲響,他高聲質問黑子,臉上是一片悲悽,但黑子下一句話打破了他的哀傷。
    “審判這件事由火神君親自來做才比較好,不是嗎?赤司君。”淡藍的眼眸緊盯著赤司,等待他的回答。
    奇蹟其他人同時一震,眼中閃起希望的光芒,不約而同的看向赤司,雖然內心有些焦急,但都壓抑下興奮,靜靜等候他的下文。
    “不愧是哲也。”赤司眼中閃過一絲讚賞,“你們想嘲笑也好,你們想加入也好,我一定會讓大我復活。不論多久,不論他變得如何,就算這是與自然的法則衝突…”赤司緩而堅定的說,身上有股不怒自威的風度。
    “誰都不能違逆我,即便是這個世界!”那一瞬間,奇蹟眾人似乎看到赤司的左眼又閃爍著那久違的金色光芒。
    赤司這番宣言顯然震撼到奇蹟的其他人,就連黑子也少見的露出吃驚的模樣。不過赤司能理解他們的驚訝,“復活”這事實在太超乎常理了,然而,在他準備開口讓他們回家用一天的時間考慮時,有人就做出決定。
    “雖然討厭麻煩,但火仔不在才更麻煩啊。”紫原第一個表態,手中的紙已經被他捏爛了,將廢紙揉成團拋進垃圾桶,一向懶散的雙眼似乎帶了點悲傷:『沒有火仔吃什麼都沒味道啊…』
    “的確,作為第一個打敗我的人,我跟他的one on one還沒結束呢!”緊握的拳頭鬆開又再度握緊,青峰眼裡是一片勢在必得:『笨神,我們的one on one是永無止境的,可不準你用死亡逃避啊!』
    “火神君是我真正的光,身為影子的我沒能抓緊光是我的過錯。”黑子眼微垂,遮住裡頭淡淡的思念:『光影應相隨,我沒能跟緊你,對不起,再給我一次機會好不好?』
    “那天,獅子座的幸運物我給晚了。” 綠間輕推下眼鏡,手中依舊抱著他今日的幸運物,但他的左胸卻配戴一枚可愛到滑稽的獅子造型銅製胸章。『火神最致命的死因是直插入心的碎片。』左手撫上胸章,每次想到資料所寫,綠間總覺得自己的心臟似乎跟火神一樣被刺穿了,留下銘心刻骨的痛:『以後你的幸運物我都會在你起床前就準備好。所以火神,再睜開眼看看我,好嗎?』
    “小火神可是純粹到毫無汙染啊!怎麼能因為這骯髒而愚蠢的理由死去呢?”摩挲著左耳耳環上一顆小但耀眼的紅寶石,黃瀨的表情變得異常溫柔:『小火神送的禮物我都好好的珍藏著喔!可我最最寶貝的小火神怎麼能一睡不起呢?』
    雖然各自都沒表明要復活火神,但作為他們的前隊長,赤司了解他們都希望火神回來。
    不論代價如何,不論何種形式。
    “呵,還以為你們能聰明到不參與這明顯毫無回報的事呢!”赤司語帶嘲諷的說,卻也不知是諷刺他們還是自嘲。
    “不過選擇跟隨我的決定,你們是正確的,不然大我就只屬於我的了。”話鋒一轉,赤司突然表揚起他們,他勾起唇角看其他人又因為他的話露出驚訝的表情。
    “讓大我復活的方式我已經找到了。”

-TBC

评论(2)

热度(15)